众所周知,外国时装周上的媒体摄像,有角度随便、打光随缘、快门随机三大铁律。

另一边,关晓彤的肉色保暖秋衣稍显敷衍——倒衬得她艳惊四座的脸像是刚装上的。

无论故意还是不小心,易梦玲几次出圈造型,一定有造型不怎么成功的95花在场。

去年GQ一共请了18组艺人上红毯,最后能克服重重阻碍成功入场的只有12个。

而易梦玲上的是副刊《FIDARO MODE》,和李一桐、唐九州的封面同属一个系列。

黑吊带裙在晚上穿显得没存在感,Eric高表示,关晓彤的美颜不会融入黑夜。

所以不像关晓彤说时装周是“喝喝咖啡看看秀”,易梦玲在自己的vlog里忙活起来就像在打仗。

头发颜色、嘴唇有没有起皮,甚至商务合约、机酒订票……她都表现出亲力亲为的样子。

去宴会前要预拍照,邀请的品牌,标志性的羽绒服,材质细节,在镜头前亮的清清楚楚。

工作人员可以帮她们分担一部分准备工作,也把她们架在不接地气、不需要过多思考的后置位。

大部分女明星,不知道民间正吹着千禧风、流行芭蕾核、满街小红书女孩爱拿ccd相机拍自己的低腰裤。

易梦玲保持自己不崩的“氛围感”,就是她熟知自己能驾驭什么,也会捕捉外界爱看什么。

明星可以对着四五套礼服来回挑,相比之下网红的可选范围少,所以每一套都必须有奇效。

深谙时尚圈好流量才配得起好鞍的时尚博主们,信誓旦旦地说,只有Ab这种咖位女明星的才配借到。

有点唏嘘,倒是最配穿古董裙的Ab没熬过合约动荡期,跟Dior解除了合作关系。

网红飞升明星的路径很清晰,但要持续观察他们进圈后的表现,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