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联赛中,英超仍是购买力断层领先的存在,27.37亿欧元的开销和12.62亿欧元的净投入仍是全球之最,标王赖斯、榜眼凯塞多均诞生在英超,都卖出了超过1.16亿欧元的天价。

剩余四大联赛中,除去法甲转会逆差,西甲、意甲、德甲这个夏天均以结余告终,进一步沦为英超的专区——他们不但面临着英超购买力的“降维打击”,甚至还被沙特联赛疯狂扫货。

在豪门内部,花钱方向也逐步分化——以阿森纳、切尔西、曼城和巴黎圣日耳曼为首,溢价交易继续大行其道;而以国米和巴萨为代表,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持家思维,同样大有人在。

去年夏天,欧洲球市上就见证了英超的“一打四”,西甲、德甲、意甲和法甲除去个别不差钱的强队,基本只能捡残羹冷炙。

本赛季这一情况有增无减。夏窗前10交易中6笔来自英超,能和英超比拼购买力的只剩皇马、拜仁和巴黎三家,以及崭新入局的利雅得新月,而4队几乎是英超之外健康财政和土豪队的极限代表。

如果将转会成交价进一步放宽到前20,英超仍旧以13笔傲视全欧,占比达到65%。相比英超,西甲、德甲仅有1笔交易,不至于被剃光头。

四大联赛的转出标王中,除了远走沙特的内马尔,以及被皇马预先订货的贝林厄姆,赫伊伦(7500万欧元)和库尼亚(5000万欧元,与登贝莱并列),都最终被英超购得。四大联赛专供英超,已是尽人皆知。

在俱乐部烧钱榜上,前五俱乐部中英超独占三席,最会花钱的仍是伯利的切尔西——4.641亿欧元的花销连续3个窗口霸榜,11人的引援规模,足够波切蒂诺再造一支新球队。

有进有出的蓝军之外,把凯恩转会费尽数投入市场的托特纳姆热刺(2.486亿欧元),以及被迫压哨补强的曼城(2.411亿欧元)也榜上有名。

以净开销3.51亿欧元的利雅得新月为首,本泽马、坎特、门迪、法比尼奥、马内、亨德森等人前往沙特淘金,让传统四大豪门几乎整体换了一遍首发,如今沙特联赛云集的金球奖得主,甚至比五大联赛加一起还多。

如今,沙特联赛不但有专为切尔西清洗冗赘的专线,甚至还和西甲达成了变相的购买协议。

8月,西甲联盟官方宣布沙特阿拉伯国家旅游局成为联盟的新全球官方赞助商,双方的合作早就不限于2018年世界杯前为沙特“代培”国脚,更多西甲球员奔向中东,已经不可阻挡。

毫无疑问,目前转会窗仍未关闭,正在全力追逐萨拉赫的沙特联赛,将是欧洲转会窗最强有力的搅局者。

也难怪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对此也只能说酸话:“沙特联赛不会构成威胁,当人们跟我谈起有球员前往沙特时,我们都没人知道这些球员在哪支球队踢球,他们又不能参加欧冠。”

去年夏天,曼联压哨签下安东尼,9500万欧元的转会费虽然在事后被讥讽人傻钱多,好歹没有触及亿元的敏感线。

今夏则不然,从皇马率先下场预定贝林厄姆开始,球市重回亿元时代,就已经不可阻挡。

引发英超豪门哄抢的赖斯,最终以1.166亿欧元的小数点后三位优势,力压凯塞多成为夏窗标王,连带贝林厄姆和凯恩,诞生4位亿元先生是历年单一转会窗口之最。

英超带头哄抬物价,球市通胀自然不可避免。根据德国“转会市场”网站评估,今夏最贵的25笔交易中,只有3笔成交价低于真实身价,分别是贝林厄姆(身价1.2亿欧元,成交价1.03亿欧元)、恩昆库(身价8000万欧元,成交价6000万欧元)和金玟哉(身价6000万欧元,成交价5000万欧元),但三人要么是触发解约金条款,要么是有君子协议在前,“压价成交”都有外在助力。

曼联没有9号,又不想投资老将,加上滕哈格一向认准球员撞南墙也不回头,于是还没在英超亮相的赫伊伦,溢价率上探到66%。

但最离谱的莫过于多库——虽然2年前他是比利时欧洲杯征程最大发现,但受困伤病和技术特点单一,身价已经一路跌到2800万欧元,哪怕瓜迪奥拉一向妙手回春,几乎翻了球员身价一番的5000万欧元,绝对是买贵了。

当然,溢价时代再度来临,和北美、沙特资本继续在欧洲跑马圈地、持续输出通胀不无干系。

如果沙特国家主权基金背书的纽卡斯尔,尚不足以引发恐慌,那么以利雅得新月为首的“扫货团”,则让球员和经纪人谈判时多了底气,只要开不出合适价码,那就转头直奔波斯湾。

而为维持战力,不少豪门都相继突破了坚持的底线,在转会费和待遇上不断拉高。

凯恩投奔拜仁便是此类操作的极限,高傲了整个夏天的“南大王”,最终仍卑微地满足了列维的所有“不平等条约”。

曾经的9月1号,传真机全速开动,压哨签人,曾是豪门的日常,但今年的截止日,却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菲利克斯和坎塞洛看似压哨注册,实则早前就完成体检,只待巴萨外租法蒂和加西亚、提交保证金后补个注册流程。

布伦南·约翰逊、赫拉芬贝赫和阿姆拉巴特虽然都牵涉到关联交易,但最终成行也没遇到更多阻碍;唯一放了空炮的是帕利尼亚,但拜仁不愿第二次当伦敦球队(富勒姆)的冤大头,也是人之常情。

事实上,不拖拉才是豪门买人的主旋律——代表仍是皇马,他们仅用24天时间就敲定了11笔交易,剩下时间基本在围观姆巴佩和大巴黎极限拉扯。

夏窗前10的交易撇开有伤在身的内马尔和赫伊伦,实则都是在各自联赛开打前完成转会,标王赖斯交易战线个月,但除了错过几场热身赛,从社区盾到英超即插即用。

同时,明年夏天欧足联将推出全新的财政公平法案,譬如杠杆交易、长期合同分摊成本的逃避审查操作,都将无从遁形,尽早买人,也有错开监管的潜在动力。

事实上,转会真正拖拖拉拉的豪门,也只有曼城和巴萨两家——前者在连续失血后,完美主义的瓜迪奥拉才退而求其次引进努内斯、多库等人补缺。

而巴萨的问题和上赛季差不多,西甲工资帽泰山压顶,夏窗多出少进,着实是迫不得已。

球队今夏释放了布斯克茨、阿尔巴等元勋的工资空间,又卖出登贝莱和凯西,赶在关窗前送走拉玛西亚出品的法蒂和加西亚,将省钱做到极致——然后还得靠曼城和马竞的仗义,才勉强注册坎塞洛与菲利克斯。

这还不包括他们拉长特尔施特根合同期限,暂缓亚马尔续约等风险极高的操作——被西甲勒令降低2亿欧元薪资的巴萨,已经习惯了生存以上,生活以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