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林斯霍普莱特头盔,仅可抵挡长矛刺眼或刺嘴,约公元前 500 年;重现一支罗马部队的试探队形

古代文明通常崇拜监督战争的神灵,冲突被视为政治手段,在这个时代对生存至关重要。

只有在公元前 335 年亚历山大大帝征服该地区后,希腊人才统一在一面旗帜下。

在亚历山大大帝之前,该地区的政治分散在不同的城邦,它们的数量多达数千个。

由于拥有数量众多、规模虽小但却十分重要的权力中心,城邦之间的争斗并不罕见。

标准的古希腊步兵被称为重装步兵;现代希腊军队中的步兵至今仍被称为这个词。

古代跳马兵团是一支准民间民兵,由居住在城邦内的男子组成,他们将为城邦拿起武器。

从正面看,方阵几乎是不可阻挡的,在方阵中,霍普利特人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

罗马亚历山大马赛克上的亚历山大大帝特写,原产于庞贝,约公元前 100 年

虽然他们也讲希腊语,但学者们认为古马其顿语,很可能是古希腊语的一种不同方言,或者是一种与希腊语相关的独立的希腊语(现已灭绝)。

亚历山大的父亲腓力二世于公元前 359 年至公元前 336 年担任马其顿国王。

事实证明,腓力二世本人是一位非常称职的统治者,他显然将这一特质遗传给了自己的儿子。

最重要的是,这支军队由亚历山大继承:这支军队将把亚历山大带到遥远的东方印度,向古代世界的绝大多数国家输入希腊文化。

这支军队将在亚历山大年满 33 岁之前为他带来庞大的帝国,尽管他永远也不会年满 33 岁。

与亚历山大和希腊城邦同时代,斯巴达因其传奇的军事力量而受到整个希腊世界的尊崇。

斯巴达人将100%的男性人口军事化,强迫他们从7岁开始接受国家资助的残酷训练。

严格的军事纪律为斯巴达城邦赢得了令人生畏的声誉,也使其成为古代世界最致命、最精确的常备军之一。

闻名遐迩的是,斯巴达人奉行一种政策,即尽可能保持小规模的 斯巴达 基因库,强制通婚以确保每一代人都拥有与上一代人相同的敏锐基因。

每个新生儿都要接受城邦的检查,如果发现任何瑕疵,就会被丢弃,很可能会被独自留在拉科尼亚的荒野或山中。

虽然斯巴达人与他们同时代的人一样使用方阵作战战术,但他们的战士精神却使其在应用中获得了更高的地位。

斯巴达人标志性的红色斗篷、长发、准确、稳健的脚步声,和不绝于耳的鼓声是他们在古代战争中与众不同的军事战术。

起初,罗马并不像古希腊城邦那样拥有一支专业的常备军,而是临时武装和解散任何战斗部队。

公元前 107 年,罗马将军盖乌斯-马略,颁布了后来被称为 马里亚改革 的法令。

与两百多年前的马其顿腓力二世类似,马略的改革扩大了国家的作用,使其负责训练、维持和提供常备战斗部队的装备。

新的罗马帝国军团由 4800-5000 人组成,细分为 10 个由 480-500 人组成的队,再细分为 5 个由 80-100 人组成的小组。

由于罗马国家在军事训练和维护方面发挥着马里亚式的作用,罗马人对古代战争的改造远远超过了希腊人。

龟阵提供了很好的掩护,可以抵挡箭矢和导弹的射击,并使部队在攻城时能够安全地接近城墙。

罗马的猪头 阵是最古老的古代战争战术之一,也是共和国和帝国一直使用的战术。

楔形阵由部队中最能干的战士担任先锋,用于冲锋并将敌方部队一分为二,控制并分割敌方战斗人员。

在公元前 168 年的皮德纳战役中,罗马执政官埃米利乌斯,迎战马其顿国王珀尔修斯率领著名的马其顿军队。

罗马人在皮德纳采用的古代战争战术击退了马其顿人,并确立了罗马共和国在古代世界政治中的主导地位。

从希腊人开始,到马其顿人、斯巴达人、罗马人和埃及人,古代战争策略就像这个时代的希腊语或拉丁语一样无处不在。

无论是步兵还是骑兵阵型战略,古代世界的每种文化,都为古代作战提供了自己的亮点和风格。

这些在古代战争中首次使用的步兵阵型被证明是永恒的:大约两千年后,拿破仑也采用了类似的战术来保护他的步兵免受骑兵的冲锋。

公元前 5 世纪,孙子在古代军事战略著作《孙子兵法》中提出了战场战略思想。

虽然没有直接讨论战场上的阵型,但巧妙地运用战略,以最小的代价消灭敌人的艺术,被证明是战争中最关键的部分。

战略是最有效的手段。 如果没有古代战争中确立的基本要素,古代世界的政治格局将完全不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