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6月11日凌晨,欧洲冠军联赛决赛在伊斯坦布尔落下帷幕,曼彻斯特城1比0战胜国际米兰,捧得2023年欧洲冠军杯大耳朵杯。国际米兰虽然输了,但却让我这为国际米兰球迷有幸感受了一次欧冠决赛的现场气氛,要知道上一次国际米兰进决赛还是13年前,那时我还是个大学生。

我是从欧冠半决赛第一回合,就决定想去看决赛了。半决赛国际米兰对阵AC米兰,开场11分钟连进两球,我意识到,国米要时隔13年再进决赛了,当时是北京时间凌晨3点多,躺在沙发上的我马上抄起手机开始看球票了。在欧洲最大的二手票务网站上,欧冠决赛的球票最便宜要3万多元。我确实犹豫了很久。后来才知道,还有最后一轮开票,最便宜的票1万多元。这两天我在伊斯坦布尔遇到的很多中国球迷,都是买的这一档的球票。

其实说到欧冠决赛,它并不是足球世界知名度最高的单场比赛,但也许是最重要的比赛。

世界杯决赛的社会知名度更好,知道世界杯的非球迷更多,但在竞技层面,很多球迷认为欧冠决赛是要比世界杯决赛更重要的,毕竟国家队磨合程度有限,又并非职业化球队,而球迷对职业化俱乐部的情感联系更紧密。就像篮球迷们,很多也会更喜欢看NBA总决赛,而非奥运会男篮决赛或者世界男篮锦标赛决赛。

国际米兰上次进欧冠决赛,还是2010年,穆里尼奥带队在半决赛击败“宇宙队”巴塞罗那。有意思的是,当时巴萨的带队教练就是现在带曼城的教练瓜迪奥拉。足球迷往往是长情的。2010年国际米兰在欧冠决赛中胜利夺得冠军时,我还是个大学生,只能在熬夜看球中度过,如今国际米兰再进决赛我已经是马上要35的人了,这13年里,国际米兰一批批的球员不断更迭,而我也从一个少年进入到了准中年,不过好处是,我可以比少年时更容易去现场看决赛了。这也是这几天我一路上遇到的很多来看决赛的中国国际米兰球迷的缩影。

在北京首都机场,我就遇到同行的国际米兰球迷,三四十岁,买的一万多的球票,向公司请了假出来,戴着苏宁做的国际米兰口罩准备登机。

欧冠决赛每年举办的地点都不一样,以此来促进足球在欧洲的推广。今年的欧冠决赛是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举办。这两天的伊斯坦布尔有着浓郁的比赛气氛。古老的加拉达石塔变成欧冠灯光秀,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大桥上悬挂着两只决赛球队的巨幅队徽,托普卡帕宫、苏莱曼尼耶寺,圣索菲亚大教堂,都能看到穿着两方球衣的球迷在逛景点。入住酒店,服务员第一句问题肯定是,你是来看球的吗?第二个问题是,你支持哪个队?深夜酒店房间外,会传来球迷们开着车唱着哈兰德之歌飞驰而过的声音。

很多球星也来到了伊斯坦布尔。深受球星喜欢的“撒盐哥”的烤肉店总店就在伊斯坦布尔老城,这几天很多球星光顾。国际米兰和AC米兰的很多球员也都来到了伊斯坦布尔准备看决赛。卡卡在参加活动时一上来就调侃自己曾经在伊斯坦布尔输掉过欧冠决赛

。人们还都记得,上一次在伊斯坦布尔举办欧冠决赛是2005年,史称“伊斯坦布尔奇迹”,利物浦上半场以0比3落后AC米兰,但下半场6分钟内奇迹般地追平比分,最终在点球大战中致胜完成惊天逆转。

为了照顾欧洲转播的时差,本次欧冠决赛定在伊斯坦布尔当地时间晚上10点开赛。不过对于球迷们来说,这一天从早上就开始了。因为很多欧洲球迷都是决赛当天才来到伊斯坦布尔,于是整座城市便陷入了堵车之中,街边拦不到出租车,Uber也根本打不到车,于是很多球迷会很明智地一早出发。

离市中心不远处设置了欧冠嘉年华,实际上就是成年人的游乐场。大家纷纷穿上自己珍藏的不同时代的球衣,去排队参加赞助商的活动领取小礼物,或者购买欧冠官方纪念品。仿佛穿上哪位球星的球衣,自己就能扮演他。但显然,曼城球迷的球衣更“新”,款式比较单一,而国际米兰球迷们的球衣从80年代到新款各个时期都有。

在嘉年华排队买汉堡时,一群从英国来的曼城球迷在我背后聊天,五六个人,都是50岁左右,其中一个问:“之前订的比赛结束后接咱们的车,要不要和司机说有可能会提前,万一我们输了呢?”这句话引起了其他几个人的激烈反应:

今年的曼城确实很强大。2008年曼城被来自中东的阿拉伯财团收购,新老板大肆注资球队,自此,曼城跻身强队之列。瓜迪奥拉带领的球队已经统治了英超,近六年五夺英超联赛冠军,此外三年进欧冠决赛。赛前,曼城与国际米兰的赔率已经达到了六比一。

这也难怪,在嘉年华上排队与真欧冠奖杯合影的也是曼城球迷居多,显然他们已经不迷信赛前不摸奖杯、不喝香槟的忌讳了。“我们很强,他们很弱,我们非常快,他们非常慢”,这是曼城球迷普遍看法。

而来到伊斯坦布尔的国际米兰球迷态度则相对卑微,就像我自己一样,支持的球队能进决赛,让我有机会现场感受欧冠决赛气氛,就已经满足了。

国际米兰球迷相互碰到闲聊,都不说输赢,也不讨论技战术,谈今晚怎么打之类的,因为两队差距确实太大了。大家甚至一度谈论起了玄学,国际米兰主教练因扎吉带队进杯赛决赛胜率极高,国际米兰历史上几次欧冠决赛夺冠都阻止了对手的三冠王记录等。

不过从嘉年华出来,大家更担心前往球场的路程安排。今年欧冠决赛场地阿塔图克奥林匹克球场就是2005年“伊斯坦布尔奇迹”的比赛场地,在伊斯坦布尔市郊,离市中心有20多公里车程。上赛季利物浦对阵皇马的欧冠决赛在巴黎市郊的法兰西大球场举办,官方在巴黎现场的安保和组织工作曾出现了不小的纰漏,导致大量球迷未能及时入场,并在球场外出现了危险的人群拥挤。因此今年欧足联建议球迷从上午11点开始提前抵达球场。但从伊斯坦布尔市中心前往阿塔图克奥林匹克球场的交通不算便利,市公交系统无力承担欧冠决赛规模的运力,因此欧足联最终安排了数百辆摆渡大巴,从中午1点开始往返不停地接送球迷。

果然,等我上了大巴才发现,原本半小时车程的路,堵了将近两个小时才达到球场。

国际米兰球迷与曼城球迷被分别安排乘坐不同的大巴,一路上国际米兰球迷看到曼城球迷,会隔窗伸四指,比喻今晚将是国际米兰的第四冠,而新贵曼城尚无欧冠锦标。

2018年我去莫斯科看过世界杯开幕赛时,对世界杯的球场气氛记忆犹新,世界杯更像是一种狂欢,各国球迷之间都很友好,即便当晚没有支持的国家队参加比赛,这些球迷都会穿上各自国家队的球衣或者民族服装前往球场与其他国家的球迷一起玩耍助威。

。从抵达阿塔图克奥林匹克球场,就能感受到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球场外两队球迷区是分开的,隔了很远。走路得走半小时,才能从一方阵营走到另一方阵营。两方都请了该国知名主持人来热场。

晚上10点的比赛,6点开始可以检票进入球场。在球场外的通道上,两方球迷很少互动,更像是视为不见,像经过的是一团空气一样。进入球场后,两队球迷看台也被安排在球场的两侧,保持离得最远的距离,中间则是中立球迷看台。

球场内的气氛也与世界杯完全不一样,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一种“安静”,也许是球场回响设计得好,也许是球迷们都特别整齐,使得球迷的歌声和嘘声特别清晰,

在歌声或者嘘声停下后,球场就会出现一种极其专注的“安静”感,似乎全场几万人都在专注于一件事情,就是认真看球。

最终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第36分钟德布劳内受伤下场,第57分钟卢卡库上场替下哲科,国际米兰球迷在度过了60多分钟的平静之后,第68分钟罗德里攻破国际米兰大门。

比赛结束后,国际米兰球迷先唱起了歌,颁奖仪式过程中,国际米兰看台没有一个球迷提前离场。国际米兰球员哲科上台领银牌时,有情有义的曼城球迷们特别报以巨大的掌声,因为哲科曾经为曼城踢过球。

恭喜曼城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也感谢这支国际米兰让我有机会现场看欧冠决赛。如今的国际米兰主力中后卫阿切尔比35岁,达米安33岁,中场姆希塔良34岁,布罗佐维奇30岁,前锋哲科37岁,卢卡库30岁。这些老将们恐怕不会再有多少机会再进决赛了。

显然国际米兰球迷要是想再次体验欧冠决赛,估计需要起码再等五年、十年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